艾丁湖作者

作者:luofan 发布于:2017-02-04 16:57 字体:【】【】【】【打印
  艾丁湖作者李治疆,笔名人君。原籍陕西米脂县,出世于乌鲁木齐市天山区,曾任杂志常务副主编,系中国残疾人作家联谊会会员,如今吐鲁番区域残联安身。
  
  艾丁湖上空气明澈纯洁,刹那间感触醍醐灌顶,仿佛经受了一次洗礼。瓦蓝瓦蓝的天空坚持着新鲜宁谧。好像通知我,今日是因了我的到来才打乱了这儿空气的活动,给人一种享受,给魂灵以可贵的安定。
  
  艾丁湖这儿即是中国最低的本地啊。我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实地行走着,带着一颗成佛之心,俄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触,感触全国十几亿人都在我的头顶,俯视着传说中的地之肚脐终究一片净土。
  
  艾丁湖天空延伸湛蓝,太阳用那才智之光将我和这纯洁的艾丁湖笼罩着、熔化着,弘化成相依相恋厮守亿万年而从不张扬的吐鲁番神灵的化身。
  
  不觉中我留下了眼泪,泪水滴落在艾丁湖的冰面,在阳光映照下那么美丽,宛如处子润滑如脂凝玉的皮肤,孕育着一种让人慨叹万千的震颤。我不由得心生巴望,从很深很深的记忆里一点一点往外扯,牵拽出流动在血液里的对艾丁湖的崇拜,与太阳注视,看到奥秘的空中楼阁缓缓展示,构成了一幅壮丽画面,每一处都那么完美,清楚即是伊甸园,清楚即是抱负之境,清楚即是极乐世界。
  
  艾丁湖看来并不奥秘,只不过太具招引力,她是吐鲁番造就的一件无暇的艺术品。置身其间,能让人抛弃悉数欲念,忘掉悉数功名,消除心中的疲乏,底子不在意尘封已久的落寞和孤寂。
  
  我一人独自行走在艾丁湖面,丝丝暖意进入全身每个毛细孔,任意开释着遥想。
  
  艾丁湖一时刻,我无暇顾及远处湖岸一片又一片的芦苇丛,顾不上探究岸边毋忝厥职一辈子肉体碎了骨架仍然还未倒下的烽燧,不肯联想进入艾丁湖 艾丁湖时路两旁历尽沧桑早已干枯的一眼眼废弃坎儿井……
  
  我的悉数思维悉数被艾丁湖填充,我对艾丁湖有一种天然生成的依托,是她圆了我一个向往已久的梦,让我深信她绝不是一个不见的世界。

主办:石家庄市长安区残疾人联合会

www.changancl.cn